今天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文艺作品

坐 席

发布时间2020-07-28 11:12:51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青山

   
       在我的家乡,坐席是指亲朋好友去赴喜宴。我最难忘的还是第一次坐席的经历。那时,我大概八九岁,我的小表舅结婚,母亲骑自行车带我去坐席。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农村,结婚这样的喜事,日子一般都选择在冬季。据说是因为一年的田间劳作结束了,人们在时间和经济上,都宽裕一些,能把喜事办得更有声有色,更隆重一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办喜事剩下的肉、蛋等物资过年时可以充分利用,不至于浪费,能尽量节约资金。
   
       那年的冬天冷得比常年早,母亲做的加厚的棉袄、棉裤、棉帽、棉靴将我裹得严严实实,像个包子一样。尽管如此,坐在自行车后架上的我,牙齿仍在不停地打架。母亲倾斜着身子,为我抵挡着风寒,脚下使劲地蹬着脚镫子。我双手紧紧抓住后车架,冻得哆嗦成一团。到了小表舅家,母亲心疼地把我从自行车上抱下来。
   
       我们到了不久,在震耳欲聋的锣鼓、鞭炮声中,新娘被簇拥着迎接到屋门前,在那个时代,新娘是用拖拉机接来的。
   
       那时候农村的喜宴,不分季节,不分贫富,都设置在宽敞的大院子里。上面扯紧一大块帆布,四面透风,在寒风呼啸中起起伏伏、呼呼作响,十余张东拼西凑、大小不一的圆桌摆放在帆布下面,圆桌周围布满条凳。
   
       大院子里唯一热气蒸腾的地方就是灶台。灶台是临时用砖泥砌成的,烧火的师傅把木柴烧的噼啪直响,汹涌的火舌不时窜出灶口。灶沿上,厨师紧贴着灶台,用力地挥舞着手中的铁铲,来回翻炒着锅里的菜肴,不时往锅里添加些佐料。从锅沿窜出来只有在过年时才能闻到的香味,在寒风的作用下,香味弥漫了整个院子,不时地钻进鼻孔,不由得令人深吸几口,那香味儿像鱼饵一样勾引着我的馋虫。
   
       婚礼仪式在热闹喧嚣的鼓乐声中落下了帷幕,接下来,就是亲朋好友大快朵颐的时候了。我挨着母亲坐在冰凉的条凳上,早就饥肠辘辘了。同席上,有两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虽然彼此都不曾认识,因为有了共同的亲友,我们之间也并不觉得陌生。桌子上事先摆放的几碟花生、瓜子、糖果都分给了我们几个孩子,母亲把我分到的花生、瓜子、糖果一股脑地塞进了我的口袋。顿时,我的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充实起来,毕竟这种待遇一年没有几次,简直比考试得了奖状还令人兴奋。
   
       上菜是宴席开始的标志,刹那间,帆幕下,满院中,热浪翻腾,香气四溢,欢声笑语。我早就被菜香刺激的垂涎三尺了,热腾腾的菜刚放到桌子上,因为天冷,菜很快就会凉,母亲顾不上自己吃,趁热一样一样像搬运工似的往我眼前的小碟里堆放,但即便是我最爱吃的菜,母亲也不会多夹一口。仅管其他亲朋不停谦让着,母亲总是婉言谢绝。母亲说过,虽然那时物资匮乏,但也不能缺少教养。我只顾埋头畅享美味,尽管菜样不多,菜量有限,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是少之又少,我可不想有一丝一毫的浪费。直到吃空了眼前的盘子,饭菜塞满了肠胃,才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筷子。肚子里满了,也不觉得冷了。我坐不住了,便和新结识的同席伙伴出门玩耍了。
   
       时光荏苒,时光一闪而逝。母亲也已经年届古稀,花白的银丝下面,布满皱纹。
   
       去年腊月,表妹的新婚之喜,我开车带着母亲去坐席。宴席是在一家中档酒店订制的。昔日的亲朋好友来的很少,见面也只是礼节性寒暄几句,桌上摆放的花生、瓜子、糖果,人们都只是象征性地随意捏上几粒,彼此之间语言的交流像昔日的宴席美味一样,显得弥足珍贵。面对丰富的菜品,也找不到童年那种满园飘香令人垂涎的感觉了。
   
       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感叹之余不禁去想,三十年后的宴席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呢?
   
       (作者单位:吴桥县公安局)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