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法制动态 丨 热点聚焦 丨 本网原创 丨 民生关注 丨 热点时评 丨 文化资讯 丨 文艺作品 丨 大案要案 丨 以案说法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文艺作品

李海明:小河涓涓向东流

发布时间2018-03-14 14:54:00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李海明
 
     那条小河,离我家很远,一个只有模糊记忆的地方。
 
     之所以记得,是因了她在我幼年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印象之所以模糊,是源于我与她已经二十年不曾谋面了。
 
     第一次接触她,是四十年前惊蛰的那天。
 
     听母亲讲,我出生只有五斤多,母亲瘦弱而且没有母乳。是母亲用豆面糊糊一口一口将我喂大的。因为体质弱,扛不住流感的侵袭,我常常感冒高烧。父母多次打听,一位老中医告诉父母一个偏方,喝了惊蛰那天青蛙的尿,便可治愈。奶奶对父亲说,在她的娘家,有一条小河,那里有很多的泉眼,有泉水的地方就有青蛙。
 
     奶奶所说的这个村子,也就是奶奶的姐姐、我的姨奶奶居住的地方。父亲早早地捎信给姨奶奶,说明了原委。姨奶奶就在这天,放下了手里的活计,专等着我和父亲。
 
     天不亮,我就跟着父亲出发了。尽管已经到了惊蛰,但是冷冰冰的寒气还是侵袭着我和父亲的身体。我趴在父亲温暖的肩头,透过母亲给我做的那件粉色披风的缝隙,望着父亲晃动在马灯下的双脚,童年的梦,不知不觉的沉睡在父亲的肩头。
 
     大约是太阳一杆高的时候,父亲轻轻地拍醒了我,姨奶奶迈着碎步迎出了那扇小门,笑呵呵地从父亲的肩头将睡意蒙眬的我抱到了暖暖的热炕上,一边给我拿着春节时晚辈们孝敬她的美味小吃,一边怜爱地捂着我冰冷的小脸。
 
     父亲和表大爷带着工具往小河边捉青蛙。此时,小河的冰已经全部融化了,在一块没有芦苇的地方,汩汩的泉水,从泥泞的地下缓缓地涌了出来,在褐色的淤泥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类如蜗牛式旋涡,成片的泉眼,汇集成了涓涓的溪流,顺着地势,一直流向了下游。
 
     大伯拿出捉蛙的工具,先将木棍沿着泉眼插进去,然后,左右的搅动,清澈的泉水立即变得浑浊了起来,随着汩汩作响的水泡声,一只只小青蛙从泉眼里蹦了出来,父亲抓起笊篱,将它们捞起,然后迅速地倒入水桶里。
 
     回到姨奶奶家,已是中午时分。姨奶奶烧开了水,父亲将青蛙抓起,一只只扔到锅里,青蛙遇到高温便会排尿。把青蛙的尿加了糖精,等水温和了,一日三顿,连服三天,便可见效。
 
     再次接触那条小河,是后来不久的一年夏天。我接二连三的从别人家抱回小狗养。当我第四次抱回小狗的时候,父亲终于耐不住了,将四只小狗从窝里抱出来,扔到门外。我一气之下,悄悄地离家出走了。
 
     凭着先前父亲带我去过姨奶奶家的那点印象,穿越没过头顶的庄稼,大约后半晌的时候,筋疲力尽的我推开了姨奶奶的院门。
 
     姨奶奶很吃惊,赶紧将我抱到了屋里,立即烧饭,然后派表大爷到我家去报信。
 
     夜里,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父亲急促的脚步声。父亲进了姨奶奶家门,紧紧将我抱在怀里,大声号啕起来。后来听母亲讲,我离家后,傍晚的时候,父亲不见我回家,疯了似的四处寻找。
 
     第二天一早,父亲和表大爷拿了柳条编织的篓,领着我又到了那条小河边。河道弯弯曲曲,河水时缓时快地流淌着,河边树梢的小鸟欢快的嬉戏着、追逐着。表大爷下到河里,弯腰下去,将手伸进了河边的水草下边,他缓缓地移动着身子,突然一抬手,一条半尺多长的鱼儿便甩到了岸上。
 
     到了中午时分,我们已经捉了半篓的鱼儿。回到姨奶奶家,将鱼儿炖在锅里,院子里随之飘溢出诱人的美味。
 
     姨奶奶买来了几两酒,他们哥俩碰着杯、品着酒,我在一边细细的享受着表大爷的厨艺,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鱼。
 
     第三次走到小河边,已经是二十年以后了,穿上警服的我,路过姨奶奶家,忽然想起了已经故去的姨奶奶,还有自那次以后就再没有吃过那么美味的鱼。
 
     小河依旧缓缓地流淌着,只是河面不再是那么宽阔了,河边的杨柳也少了许多,稻田依旧在夕阳的辉映下,我的眼泪随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许多年以后的梦里,常常回想起故去的一位位亲人,回想起那些刻骨铭心的岁月,暗淡模糊的记忆里,那条涓涓流长的小河,在静静的岁月里,向东蜿蜒而去……
 
     (作者单位:蔚县公安局)

文章关键词: 海明 东流 小河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