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本网原创

乡亲们待见的“泥腿子”

发布时间2020-07-28 10:58:5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驻村工作队丈量土地修通断头路。(工作队提供资料图片)
 

      乡亲们待见的“泥腿子”

     ——沧州市公安局民警韩光辉、刘建宏的扶贫故事


      编前话
   
      脚下沾着多少泥土,心中对农民就会有多少真情投入。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之年、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在新时代脱贫攻坚波澜壮阔的实践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积极宣传党的政策,推动精准脱贫,帮建基层组织,为民办事服务,加强乡村治理,有力推动了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贫困村脱贫出列,涌现出一大批先进集体和优秀个人。他们就是扶贫脱贫驻村工作队队员。
   
      日前,河北省委组织部、河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联合发出通报,对全省扶贫脱贫先进驻村工作队、优秀驻村第一书记和优秀驻村工作队员予以表扬。这些先进集体和优秀个人,有不少出自政法战线。这些驻村工作队员以实际行动与扶贫村的乡亲们结下了深情厚谊,赢得了所在村党员群众的高度赞誉,树立了政法干警的良好形象。从今日起,本报推出“ 为了父老乡亲” 扶贫一线行系列报道,带大家走进帮扶村,走近政法战线驻村工作队员,讲述带着泥土气息的扶贫故事。
          
      河北法制报记者 宋法绪
   
      2018年3月14日,沧州市公安特警支队二大队教导员韩光辉、民警刘建宏转换“战场”,来到南皮县肖九拨村,加入一场精准扶贫攻坚战。
   
      把贫困户当成亲人  不做作
   
      翻看韩光辉、刘建宏的微信朋友圈,不是挥汗如雨地在地里忙乎,就是灰头土脸地在路上奔波。这份朴实,源于当初进村时的深深触动;这种执着,是身为共产党员对困难群众的满腔真诚。
   
      从小在城市长大的韩光辉至今难忘最早走进贫困户于文生家时的情景:屋子脏乱漆黑,老人瘫痪在床多年,无语言能力,大小便就在床上解决。鸡跳到床上乱叨,鸭子在屋里游荡,屋里的气味令人窒息。那一刻,他默默对自己说,不管多苦多难,也要让这些贫困村民过上好日子。
   
      几天后,韩光辉他们带着家什,再次来到于文生家,先把老爷子抬到西屋,把东屋彻彻底底清理改造,修葺一新;然后把老人搬回原位,收拾西屋,粉刷墙壁,加固房顶,连院墙都拾掇一遍。“总算像个家了。”韩光辉感慨。
   
      接下来,他不停歇地走进田间地头、村民家中。驻村两年多的时间里,共走访贫困群众920人次,记工作日志800多篇。“我们村共有村民446户,1618人,其中贫困户11户,22人,多是因残障或因病丧失劳动能力致贫。”韩光辉说。
   
      他全身心放在这些贫困户身上,为生活没有保障的依照规定办了低保、五保,为略有劳动能力的找了工作,为上学的孩子凑齐了学费……精准扶贫的各项政策落实到位,落实到户、到人。
   
      今年春节前,窗外风雪交加,贫困户肖兰春的家里暖意融融。肖兰春和老伴儿年过七旬,常年有病。儿子去世,儿媳改嫁,孙子刚上初中,祖孙三口靠几百元低保金生活。韩光辉说,第一次看到两位老人,那佝偻的背影、蹒跚的步履,心里生疼。这之后,他隔三岔五往肖家跑,不是帮着干活,就是送米面油。每月他还从工资里拿出300元,资助孩子上学。说起韩光辉,肖兰春老两口儿掉了泪:“儿子去世了,党和政府又给送来一个‘儿子’。”
   
      “咱村土地多,下一步打算成立机械合作社,帮助村民代管土地集中耕种,一亩地能省180元,全村6000多亩地,就是一百多万元,村民增了收;有了‘土地保姆’,贫困户的地荒不了,有粮吃,还能分红,这日子就有奔头了。”这账,韩光辉越算越开心。
   
      村民们憋屈了几十年的断头路 通了
   
      “我们村地处三县交界,地理位置偏、交通条件差,虽说我们来的时候村内已经完成了美丽乡村建设一期工程,但是出村的几条大路还都是坑坑洼洼不好走的弯路。”刘建宏介绍。
   
      “要是能把这条路修通就好了,这是村民们的一块心病,多少年了!”老书记念叨的,就是村里往北通向沧县的路。为什么要修这条路呢,以前从村里去沧州,最近便、最好走的是由村往西走上13公里,再往北22公里才能到沧州市开发区。只要把村北这条不足3公里的断头路打通了,比之前少绕13公里!
   
      修路占地涉及沧县。驻村工作队积极奔走于沧县政府相关部门,争取资金及政策支持,通过一年多时间的积极跑办,终于争取到专项资金140多万元!然而,公路开工才几天,却因占用邻村土地问题被迫中止,“邻村好几户村民甚至提着锄头要拍我的脑袋。”回想起当时的窘状,刘建宏一肚子委屈。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不分昼夜,在邻村挨家挨户做工作,终于村里有位长者出面了,说可以考虑用“以地换地”的方式解决问题。
   
      肖九拨村和修路穿过的村虽然分属两个县,但由于历史原因,河两岸的土地交叉,俗称联洼种地。“用地换地”是可行的。
   
      让谁主动跟邻村换地呢?正当他们为此事挠头时,本村几十名乡亲自发聚集到村委会,年近80岁的李大爷握住刘建宏的双手说:“这条路我们盼了20多年啦,不能因为这点问题就停喽。我的岁数大了,地也种不动了,把我的地全拿去置换吧。”现场的其他村民也都积极地表示响应和支持。一个月后,这条崭新、宽敞的柏油路正式通车!那天早上,路两边挤满了周边各村的村民,许多乡亲的眼睛湿润了……
   
      甜玉米 让贫困群众的日子越来越甜
   
      “刚来时,也想过上个什么项目,能带动贫困户迅速致富。”刘建宏说。他们考察、论证了几个月,结果不成。建厂房,工业用地没有指标;计件式加工,老弱病残的贫困户做不来……
   
      去年8月的一天,“我在村委会写材料,贫困户三婶拎着一篮子玉米进屋,说‘建宏,你能在大喇叭上喊一下吗,看看有人买不?’‘多少钱一个?’‘一块五。口感好,从天津弄来的种子,自己种的,瞧,刚刚煮熟,特好吃。’我早上还没吃东西,让她一说,真的有了食欲,就想买一个尝尝,三婶死乞白赖不收钱。咬了一口,嗯,真的不错。事后,我跟韩光辉书记说了,他马上找到三婶:‘这玉米你家还有吗?’‘在后院种了二分地的,收了不少。’‘你先别零碎地叫卖了,我们替你推广一下试试。’他给支队长汇报,把玉米拉到特警支队,让人喜出望外的是,在支队大院仅一天就全部售光,同事们评价:糯米口儿、又香又甜!
     
      就连食堂做饭的阿姨们也都争相购买,他们说,‘这个玉米特别好吃,等下一茬记得多给我们留点儿’。”说起玉米,刘建宏眉飞色舞。
   
      “我们到天津考察种子源头,确定安全可靠,彻底放心了。”韩光辉、刘建宏异口同声:“我们村紧邻大浪淀,一类水源保护地,水质好;周边无污染企业,环境好;土地肥沃,基础好。几个‘好’加在一起,搞特色农业不就得了!”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从三婶家试验,鼓励她在田间试种了一亩。春茬玉米比秋茬玉米难种,加上缺乏经验,间距过密,出果个头小、数量少。今年7月,三婶的玉米收获在即,刘建宏在朋友圈开始叫卖,并拿着玉米到一些企业、工厂的食堂进行推广。结果大家纷纷来电,这家要七百元的,那家八百元的。其间,刘建宏也拿了几个玉米找到一微商朋友,对方建有7个产品推荐群,3500人在里面,他考虑的是:万一三婶的玉米销路不畅,打算让微商“兜底”。当天晚上,微商的爱人打来电话:“这玉米我全包了。”可第二天一大早,刘建宏到地里一看,玉米已是一个不剩。他赶紧给微商朋友打电话“赔不是”,说下一茬下来,一定给他们多留些。
   
      刘建宏说,尽管这茬玉米收成不够理想,最后卖得3300多元,对三婶已是意外之喜了。
   
      今年6月21日,村里6户贫困户10亩地全部种上了糯米棒子。如今,苗已过膝,长势良好。有了三婶的试验,加上秋茬玉米好种,他们对丰收充满信心。刘建宏算了一笔账,每个贫困户种一亩地的糯米甜棒子,亩产至少能达到3500个,按照三婶家10元6个售卖,亩产收入能达到5800多元,刨去每亩地100元的种子钱、600多元的种植成本,一茬儿纯收入也能达到5000多元。这差不多是普通玉米收入的七八倍。在种植能手的带领下,村民们一年可以种两茬儿,那收入就更可观!
   
      脚下沾着多少泥土,心中对农民就会有多少真情投入。韩光辉、刘建宏的“泥腿子”作风,令乡亲们待见,也引起领导的关注,韩光辉被评为“全省扶贫脱贫优秀驻村第一书记”,刘建宏被评为 “全省扶贫脱贫优秀驻村工作队员”。
   
      得知两位战友双双被省里通报表扬,沧州市公安特警支队支队长葛建军兴奋地说道:“他们讲政治顾大局,讲奉献解民忧,守纪律能战斗!他们是沧州特警的骄傲,是沧州公安的骄傲!”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