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法制动态 丨 热点聚焦 丨 本网原创 丨 民生关注 丨 热点时评 丨 文化资讯 丨 文艺作品 丨 大案要案 丨 以案说法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团伙“卧底”电子厂 偷走价值400余万元手机屏

发布时间2016-12-16 10:05:31   来源:法制日报   收藏本文

 
  图为押解犯罪嫌疑人现场。孙安清 徐忠 摄  
 
  □ 本报记者   孙安清
 
  □ 本报通讯员 徐  忠 郑可新
 
  一家为外国知名品牌手机生产配件的电子厂,半年内发现丢失大量成品手机屏,其中包括尚未在国内上市的一款新手机屏幕。这些全新的正品零件,短时间内便出现在深圳“华强北”这个全国规模最大的电子配件市场,然后被高价卖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经侦大队历时半年时间,终于揭开这条隐藏极深的“盗销”链条,19名涉嫌职务侵占、销赃犯罪的嫌疑人被全部抓获归案。
 
  莫名丢失的手机屏
 
  烟台开发区有多家全球知名电子产品代工厂,依附这些大厂,周边又发展起很多小配件代工厂。这些小工厂以生产单一配件产品为主,如手机屏、背光源、手机壳等。
 
  出事的这家电子厂,主要为国外多个大品牌手机代工手机屏。今年春天开始,厂里陆续发现库存的成品手机屏数量不断减少。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一款国内尚未上市的机型制造的手机屏“S”也在丢失之列,而且数量不少。
 
  这款新型“S”手机屏今年2月刚通过生产测试,三四月开始批量生产,成品手机于今年6月登陆国内市场。可是,4月份厂家发现,手机屏“S”库存数量不对。一旦被国外总部发现手机还没上市手机屏就流入市场,后果不堪设想。不是订单保不住,整条生产线可能都会因此撤除,赔偿的数额将以千万元计。
 
  蹊跷的是,厂里的监控遍布各个角落,车间工人进出都有检查,然而,厂里安保部门内部经过调查并回放监控录像,都没发现任何线索。厂家无奈于5月初报警。
 
  烟台开发区分局经侦大队接警后,全面了解了厂里的每一个生产环节,寻找每个可能出现漏洞的环节,最终确定以生产线的员工为侦查重点。
 
  然而,这个厂生产线当时在岗员工有700多人,因为流动性强,有的人干几天就会辞职,丢失配件密集的三四月人员进出达到2500人,加上在岗的700人,共有3200人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源头上没有头绪,办案民警将视线放到末端——有偷的,就有收的,肯定有买有卖。他们搜索了多家网络购物平台,发现某购物网站真有几家店铺在销售这款手机屏。
 
  民警马上围绕网店展开工作,发现今年3月有家店主与烟台一庞姓男子联络过,而这名店主曾经因收赃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
 
  打工仔账上现巨款
 
  庞某,1988年生,籍贯黑龙江省。之前,庞某曾在开发区这家电子厂工作过,当时已经干到小组长。因为给领导留下了好印象,庞某再次上门应聘时,直接被委任为生产线负责人。
 
  庞某的财务状况也存在疑点。其账户显示,今年三四月,他有几笔大额资金进账,共20多万元。4月底庞某辞职,将20多万元取出后,在芝罘区兑了一家小超市,找了个女朋友,安顿下来。
 
  一个打工仔怎么会突然有20多万元进账?他为何这么快就辞职?庞某显然有涉案嫌疑。民警发现,给庞某打钱的人中,有一个人与某网店店主郭某夫妻二人也有金钱往来,而郭某夫妻的网店正在售卖“S”及烟台被盗电子厂生产的其他型号手机屏。
 
  办案民警顺线追踪,查到了郭某夫妻的实体店——深圳“华强北”电子配件批发市场的一个小档口。在现场,办案人员同时发现了被盗电子厂的多款手机屏,包括“S”手机屏。最终,庞某与郭某夫妻全部落网。
 
  据在“华强北”混迹多年的郭某夫妻交代,“S”屏所属手机品牌在加拿大、拉美、韩国一带销量巨大。一部手机的价格为人民币4300元左右,如果手机屏碎了,到品牌自营的售后服务点换一个大约需要1200元。他们回收一个从工厂偷出来的屏给中间人500元,中间人给庞某之流混入工厂偷屏的人每个屏300元。这种真正的原厂屏流入“黑市”后,以700至800元的价格卖给终端消费者。
 
  庞某这种混入流水线盗窃的“内鬼”,利用每天下班时间,将手机屏放入袖口、裤腰处逃避检查,每次拿10到20片,一天拿两三次,每天就能带出五六十片,一天就可以收入1000至2000元。因此,庞某才有可能在短短一两个月时间获得20多万元赃款。
 
  这些屏通过网上发布的出售信息,在运抵“华强北”之后,很快就会通过快递发往世界各地,只有10%左右的会留在国内。套现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兄弟档卧底电子厂
 
  据郭某夫妻交代,平时给他们送货的有一个女人,约30岁,湖南人。“湖南女”警惕性非常高,送货从不接受银行转账。她每次带一个小箱子,里面是价值几万元的手机屏,而且是代工厂流水线上刚刚下来的正品行货。
 
  烟台开发区警方立即布阵,围绕“湖南女”展开侦查。办案民警在调查中发现,她曾给一个姓杨的年轻人打过20万元。经信息比对民警得知,杨某1985年出生,新疆人,今年3月10日杨某到被盗电子厂打工,4月8日辞职。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和行为。辞职后,杨某到厦门买了一辆轿车,找了个女友游山玩水,20万元很快花得所剩无几。
 
  民警找到杨某时,发现他订了飞往烟台的机票。据杨某交代,他觉得那家电子厂的东西太好偷了,又这么值钱,打算回烟台再干一票。
 
  在审讯中,杨某交代了他的同伙——1987年出生的贺某。两人是在厦门一家电子厂偷东西时相识,之后经常互相提供信息。近几年间,两人一直以打工的名义流窜于各个电子厂,专偷体积小又值钱的电子零部件,并有了固定的中间人,只要偷盗物品到手,短期间就可以出手套现。
 
  杨某与贺某在被盗电子厂附近租了两套房子,一套用于居住,另一套专门存放盗来的电子零部件,人赃分离。据杨某交代,光是在全国各地盗窃电子厂,他就获得销赃收入100多万元。
 
  职业盗窃催生职业收赃
 
  这种“末端倒查法”,让经侦民警又发现了另一条线索。
 
  在烟台开发区的众多电子配件厂周边,每天都会出现大量“高价回收电子厂品”的小广告,目的就是引诱在电子厂工作的人,为他们偷取零部件畅通销赃渠道。
 
  这些小广告上面的电话往往归到一些非常隐蔽的“职业收赃人”手中,除了发广告,他们还会以请客吃饭、一起玩的方式,结交厂内有机会偷盗零部件出来的员工。
 
  这条线索中的收赃者李某,曾在2014年的一起案件中出现过。之后,他就化名“秦瑞”消失在警方视线中。
 
  通过对本案千丝万缕的线索调查,民警发现,秦瑞就是李某,也是给“华强北”供货的“湖南女”的上线之一。
 
  今年年初,李某经介绍认识了在电子厂负责质检的郭某。他劝郭某以调包、做假账的方式用旧屏换新屏,盗窃大量手机屏。
 
  1992年出生的郭某本来今年年底要结婚,未婚妻已经怀孕一个多月。因为被公安机关抓获,婚期取消。而郭某找来配合自己的同伙、仓库保管王某,本来今年10月结婚,未婚妻闻讯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与他解除了婚约。
 
  截至目前,烟台开发区分局经侦大队往返深圳、福建等12省市,行程30多万公里,将涉嫌职务侵占、销赃犯罪的庞某某、杨某某、李某等1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捕归案,为企业挽回经济损失400余万元。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查办中。

文章关键词: 团伙 电子厂 价值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