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法制动态 丨 热点聚焦 丨 本网原创 丨 民生关注 丨 热点时评 丨 文化资讯 丨 文艺作品 丨 大案要案 丨 以案说法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文艺作品

朔梅:春耕时节

发布时间2018-03-22 15:04:25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朔梅
 
     一说起春耕,如果你有生长在农村的经历,自然就联想到布谷鸟的啼鸣。常人都以为布谷鸟一叫,春耕也就开始了。其实非也!当天空里传来布谷鸟第一声嘹亮的召唤时,春耕早已如火如荼了。
 
     按老例,农民们过了春节后,忙的是走亲访友,那过年的气氛奔着正月半,渐渐地淡出。元宵节一过,农民们都要忙活农事了。从节候上来看,那时已是“雨水”前后,再下去就是“惊蛰”了。因为农历历法的误差,有隔年打春和开年打春的区别。所以有些年份,是开年打春,春头就显得长。今年是农历的戊戌年,元宵节才过了三天,就是惊蛰了。像这样的年份,农民们称作“春头短”,所以一过年,春耕就迫在眉睫了。
 
     惊蛰是有划时代意义的。“惊蛰”的含义是惊醒蛰居的动物,其实,它蕴含着唤醒自然界万物的意思。最具代表性的是,惊蛰一到,天边自然会传来沉闷的春雷,像蛇这样的冷血动物们也出洞了(当然,这些年,气候反常,冬天也有电闪雷鸣的事),随后是几场不温不火的春雨,青润的田埂上,蚯蚓爬出来了。那大概就有杜甫吟诵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意味了。我们的祖先真聪明,用“惊蛰”一词形象地区分季节的变换,实在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真的,惊蛰一到,从杭州湾吹来的风,也是软软的。捎着春讯的候鸟从天空飞过,翅膀是那样的轻捷,那不经意的啼鸣也是湿润润的,满是感恩的情谊。
 
     早慧的杨柳,在田埂旁,沟渠边,描画出春天淡淡的眉睫;而不解风情的槐栗、山毛榉,依然蓬头垢面的,宛似懵懂的小丫头,傻傻地漫然着杏眼,看庄稼人出没在风里雨里。燕子来了吗?大概还在赶来的路上,而云雀确乎在蓝天里啾啾了。
 
     农民们三三两两地散落在田野间,或疏通着沟渠,为泄水排涝作准备,这才是真正的未雨绸缪;或填补着田垄间蝼蚁蛇蟮的洞穴,为的是迎接开春第一拨哗哗的渠水。
 
     在早些时候,那春耕的水,要靠水车汲取。那水车不是由人力蹬踩,就是由牛来拉动的,而往往以牛车居多,除非没牛。所以每到那个季节起,那牛车棚华盖相望,牛们被戴上眼罩,套上轭,固定在车辕上,一个看牛车的半大孩子,坐在车盘上,随着“啪”的一声响鞭,牛牵着车盘的木齿轮发出厚实的声响,应和着牛迈步时不紧不慢的“笃笃”声,那才是春耕坚实的鼓点。待到秧板田、红花田里水满,水车歇下来。牛被卸去车轭,放到河湾里,惬意地让水漫过头顶,既解乏又躲避牛虻,随即发出“噗——”的一声长吁,劳顿全无。
 
     宝塔似的木盘晾在那里,既供过路的人歇脚,也成了麻雀的乐园。在农耕时代,这样的方法大概延续了好长时间。就像舒婷的诗里写的“我是你边上的老水车,几十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说也怪,水田里一有水,娃们就在岸边歌唱了。那是一种浅灰色的蛙,我们那儿叫它作“戈多”,当然,那不是贝格特荒诞剧中的那个千呼万唤不出来的戈多。那是个如两个拇指般大的小精灵,别看它个不大,可它鸣叫时鼓起的气囊,竟比它体型还大。真令人担心,它这样不遗余力的歌唱,会使气囊爆裂。
 
     它们在田埂边吃蚯蚓等昆虫,等你走近了,它们才接二连三地“咚咚”跳入水中,潜出一二米距离,然后露出脑袋,朝你瞅着。我们是来钓“戈多”的,那“戈多”蛮傻的,你想钓它,也无需用钓钩,只要一茎狗尾草即可。你在它边上撩拨几下,它就咬住不放。那是鸭子最爱吃的,所以放学回家,一路钓去,到家时准满满一袋。
 
     最有趣的要数爬在田埂边,观察“戈多”们捕食了。一只黑蚂蚁,正庆幸自己躲过了水漫金山,驾着一片叶子劈波斩浪靠岸,惊魂不定地弃舟楫登岸,可一只“戈多”已等着它了,那“戈多”“嗒”地一下,弹出长舌,你还没搞清是咋回事,而那黑蚂蚁早已成了它腹中之物了。如果是一条蚯蚓,“戈多”对付起来就没那么轻松了。先是咬住蚯蚓的头,蚯蚓虽无还手之功,但也要挣扎。相持到蚯蚓不再动弹,“戈多”才慢慢吞咽。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少说也有十来分钟。看着它吞咽吃力,我们看得也吃力。”戈多“哪里知道,在它为生存搏斗的时候,有一双决定它命运的手,正朝它靠近。
 
     春耕近了,我建议远离了农村的人们,特别是孩子们,应该去郊野,感受乡野的气息,体味春耕的氛围。那真是能净化人的心灵的所在。
 

文章关键词: 时节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